这不是电影,却比悲伤更悲伤爘牶衫?7岁少女告别人间

来源: | 浏览量:13 次 | 发布时间:2019-06-09 04:27


上周,一名年仅17岁的荷兰女孩Noa选择结束自己短暂的一生。

曾经,和很多女孩一样,也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。可就在几年前,她的幸福却被彻底击碎了。


11岁的时候,Noa在学校派对上,遭受到了同龄男生的非礼。 害怕、惶恐、无助……不懂得如何应对这一切的她选择把秘密深藏心底。

可生活并没有善待一个选择沉默和忍让的人。

一年后,同样是在学校聚会上,Noa再次受到了骚扰。14岁的时候,她被两名成年男性强奸。

依旧,Noa什么都没有说。一边是要拼命维护的自尊,一边是秘密带来的巨大压力。最后,她崩溃了。抑郁、焦虑、创伤后应激障碍……不得不开始接受各种咨询和治疗。

父母不明白,究竟是什么让曾经快乐天真的女儿成了现在的样子。直到去年,在妈妈的苦苦哀求下,女儿才说出了自己遭受的一切。

如此大的伤害,Noa竟然不敢向家人和朋友寻求帮助。母亲悔恨又自责,赶紧带女儿报了警。

Noa愈发糟糕的心理状况已经影响到了她的身体健康。患上厌食症的她只能依赖导管服用流食,体重直线下降。器官机能越来越差,昏迷时间也越来越久。


她曾在日记中写下这样的话:

“我并不是那个犯罪的人,可是我却独自一人被禁锢在医院里,没有自由。”

“每天醒来,我都要重温那些噩梦带来的恐惧和痛苦。我的家和人生都被破坏掉了,我再也回不去,我也再也不会变好了。”

终于,不堪精神折磨的Noa,希望藉安乐死,带着尊严获得解脱。

作为父母,当然舍不得,可不论他们用什么样的方式去说服Noa,依旧无法阻止女儿在申请书上填上了自己的姓名。

荷兰是世界上第一个将安乐死合法化的国家。在这里,只要年满十二岁的荷兰公民都可以提出安乐死的申请。


已经17岁的Noa,无需经过监护人的批准,便可自主做出决定。

不过,申请安乐是很复杂的一件事。申请者要面对医生的层层审核。只有被诊断为“病症无法减轻”或“痛苦无法忍受”,并且安乐死已经是唯一选择的申请者,才最终可以被实施安乐死。

2017年,荷兰共有15万人提出了安乐死的申请。可最终,只有6585人的申请得到了批准。



在父母眼中,女儿并没有患上绝症,是不会通过的。的确,医生们认为女孩虽然遭受了难以言说的巨大痛苦,但依旧年轻,拥有大把的生命,拒绝了女孩的申请。


可她还是决定绝食绝水而死,这一次,父母也只好尊重女儿的选择。


在最后的日子里,她依旧坚持记录着自己的心情。终于有勇气去把自己的故事分享给有着相似经历,或者在和心理疾病抗争的人,她不希望更多受到伤害的人,重复自己的悲剧。

“不要试图去说服我,不要告诉我这样的选择太傻了。虽然我一直在呼吸,可是我知道,我已经死去很久了……”


好了,故事到这里已经讲完了。

死亡当然是每个人的选择,没有人可以予以评论。可是,我想每个人看完这个真实的故事,都会有些感慨吧。

愿意尊重她的选择,但打心底里,还是为这么年轻的生命感到可惜。

想起平常,我们在劝解别人时,最爱说的一句话就是:都会过去的,时间可以治愈一切。暂时的抑郁和心理低潮也总有翻篇的时刻。

可是真的是那样吗?

我想,我们很多人都会有过这样的时刻,就是你遇到了一个坎儿,那时所有人都告诉你:明天太阳会照常升起。

可是,对当时的你而言,安慰过后,终究只有自己一个人面对着漫漫长夜与黑暗梦魇。

你甚至在躺下来的那一瞬间,在想:要是可以这么睡过去就好了,要是看不见明天的太阳就好了。明天又是新的一天,可是明天不会更好,明天只会更差。


对此,课代表想说,逃避是人的本能,我们在挫折与不幸来临的第一时间,没有那么热血无畏,就只想颓丧消极地窝在自己的洞穴里,这很正常。不用难为情,不用自卑自贬,也不用以别人钢铁般的坚强意志来严苛地要求自己。

有人生来一副傲骨,有人生来性子柔弱,我们需要承认这一点。

# 插句题外话 #


我也不是生来就有这样的想法,还是得感谢远藤周作先生的《沉默》《深河》,这两本书带给了我很多思考。

其中有一个教徒三番两次地弃教,可我并没有厌恶他,而是越来越同情他。有的人并不坏,他们只是没那么坚强啊!如果一生平坦,他们也会是良善虔诚的人吧。

下次有机会和大家好好聊聊,当然我更希望你们自己先读一下


当然,大部分人最终都挺过去了。每一个做到这一点的人都很优秀,你可以为自己骄傲。

可是,对于那些沉溺在悲伤里的人,我们是不是可以也尊重一下别人的脆弱呢?

不要告诉他:比你惨的人,多了去了。

不要告诉他:我都挺过来了,你也可以的。

不要告诉他:这都不是事儿,会好起来的。

这些当然都是好意,这些话也未必有错,可是谁安慰起别人来,不是头头是道呢?

很多人倾向于合理化自己的用词严苛,说这是忠言逆耳。但恕我直言:


既然话是对人说的,那我们就应该用一种对方能够接受的交流方式。如果我们只是站在一个制高点上去讲道理,那很大程度上,你的‘安慰’只是满足了自己的道德愉悦。

做人,要有点共情心。



很多时候,言语是苍白的。说得再多,不如一个温暖实在的拥抱,就这么抱着她,陪着她,让她依偎着你。

你当然要给他一些独处的空间,让她自己去消化。你当然也要让她明白,她不是一个人。

Noa走到后来那一步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,她已经一个人面对那些悲伤太久了。

为什么不愿意把伤心事分担给自己爱的人呢?

可能是因为恐惧吧。家人和朋友是我们的最后一根稻草,深层次的悲伤,不只是物理层面的,而是心理层面的----


它会让受伤害的人,开始怀疑自我的价值。它甚至会让一个人不喜欢她自己。

所以她会害怕,如果自己最爱的人知道了,他们会不爱她,她宁愿死守着这一个秘密,也不敢想象万一家人和朋友不爱她了呢?


人,是需要被爱的。


最后,想和大家分享一个心理学上的术语。

HayesSmith(2005)提出:人们常常将痛楚感(pain煎熬(suffering混为一谈,但实际上,痛楚感和煎熬是不一样的。

痛楚感是对负面事件的应激性感受,每当我们遭遇到伤害,我们的大脑和神经就会作出反应,让我们产生痛楚感;

而煎熬发生在人们感受到痛苦之后,是由引起痛楚感的负面事件引发的负面状态。它像是一种慢性疼痛、情绪低迷、失眠焦虑等。

举个例子,我们很多人都无法避免的一个经历,就是家人的离世,那一刻的确是痛苦的。可哪怕过去很多天,很多月,很多年,有些人还是走不出来,还是吃不好睡不好,活在回忆,不安,悔恨,悲痛之中。

他们不是活在痛苦中,是活在煎熬中。



遭受痛苦,是不可控的,这是每个人成长的必经之路。

但是,我们要明白:任何情况下,人都是有选择的,你可以不用活在煎熬中,你可以让自己煎熬的时间短一点。

所以,为自己的痛苦找一个出口吧。

你可以读书,画画,写字,听歌,旅行……宣泄出来真的会好过点。你如果不知道怎么说出口,就写下来,说给自己听。或者趁没人的时候,说给镜子听,说给雨听,说给风听。

你可以写不止一遍,说不止一遍,你可以通过反复的练习,习得一种控制感。

慢慢来,不着急。

重要的是,不要一味等待,不要一味缄默。采取行动,事情从来都不会自己翻篇的。


人生道路上遇到的每件事,都是为了让我们去解决。每个人都会受到不同的历练。

这么说或许残忍,但是请不要抱怨,为什么自己的历练如此艰苦卓绝,异于常人?无论是痛苦还是煎熬,都因人而异,难以被比较。

所以,很真诚的一句:

那些正在经历心理创伤的朋友们,你依旧是可以选择的。但如果不及时正视所面临的问题并积极寻找治愈自己的方式,事态很可能会发展到无法控制的局面。

希望,不要走到用结束生命

来结束煎熬的那一步


- END -



不知不觉间,费老师的《佛学修心课》已经上线100多天了呢。


期间,我们收获了1000多万的播放量,6万多的点赞量,还有4000多条走心评论。


非常感谢大家的喜爱与支持


正值喜马拉雅66会员日活动期间,课代表也为大家争取到了一个小福利:


成为会员

即可五折 获得专辑




愿未来一起学习,交流,分享



本文永久链接:http://www.thesalescorporation.com/article/detail/1538637.html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
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
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